第4节:1 请君入瓮(4)

发布时间:2021/1/4 10:09:00来源:


“不可能,杜子明一直帮助我与客户洽谈,偏偏自己一接手就弄跑了一千万,这里面很有名堂。”老丈人单独将女儿叫到跟前。
“他会不会与港商联合起来算计我们?你以前见过那港商吗?”老丈人担心杜子明通过进货,再闹出烂账的把戏,将自己腰包里的钱洗出去。
老丈人一怒将经营大权收回,正在失意的时候,小水寒突然重病,妻子天天奔走于公司、医院、家,杜子明情绪低落,开始学会了抽烟、喝闷酒。妻子开始与杜子明吵架。一怒之下,妻子提出离婚。
走在北雪飘飞的长春街头,杜子明一支接一支地抽烟。四年了,老丈人没有给自己一股的股份,也没有严格地按照公司的工资发放标准给自己工资,四年来他一直把公司当着自己的事业来出谋划策经营,一次失败就将自己打入冷宫,这时候居然老婆要跟自己离婚,难道是老丈人看到亏了一千万后,就要将自己的家庭拆散?曾经温柔体贴的妻子,聪明能干的商场女侠,偏偏在自己失败后跟自己离婚,是自己的意思还是老丈人的唆使?在金钱与爱情、生意与亲情面前,爱情与亲情真的如此脆弱?
妻离子散,杜子明又回到学校。当时,杜子明最大的梦想就是创办一家企业。就在这个时候,宋如月三上北方大学请杜子明下海。
“这是一个男人的机遇,现在暂时借助宋如月的国企平台,时机成熟,可以对国企进行MBO,那样就成为自己的公司。”带着MBO的梦想,杜子明坐上了飞往滨海市的飞机。
一个月,短短的三十天,自己的梦想无情地破灭了。杜子明靠在椅子上一支一支猛吸着烟。许木一见董事会成员名单,心中一惊,发现坐在王刚对面的杜子明脸色铁青,眼镜框已经滑到鼻子尖上,不断地吸烟,面前开始出现散不去的烟雾。许木拉了拉王刚的衣服,俯在王刚的耳朵边:“杜总是岛泉酒业的第一任董事长,又是股改名师,你要抓住人才。”
王刚一抬头,发现杜子明旁若无人地吧嗒吧嗒地抽烟,明显气氛不对劲儿,许木说得对,杜子明在湖岛与宋如月关系非同一般,宋如月是刘芳市长的红人,得罪了杜子明,自己在湖岛发展就更难。王刚抓起身边的话筒:“第一届董事会产生了,但是我王某人对酒业还属门外汉,杜总经历了岛泉酒业的筹建与第一个短暂的发展阶段,对岛泉酒业功不可没,岛泉酒业的未来,不但需要我们董事会齐心协力,更需要像杜总这样有经验的宝贵人才。”
杜子明推了推眼镜,望着口若悬河的王刚,他说了这么多废话,到底要说什么?杜子明狠狠地将烟头摁在烟灰缸里。
“我现在以董事长的名义,正式提名杜子明先生担任岛泉酒业的总经理。”王刚的话音还没有落,许木就开始在一旁啪啪地鼓掌,其他的董事也跟着鼓掌表示支持。听王刚的提名,杜子明突然想到这是一个机会,只有掌握了岛泉酒业的经营,将来才有实现计划的主动权。杜子明慢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:“来湖岛县一个月了,经历了筹建的起起伏伏,终于引来了王总,岛泉酒业引来了新生,今天承蒙王总厚爱,我杜子明一定尽最大的努力经营岛泉酒业。”
半夜无法入眠,望着天花板,杜子明心里一阵凉飕飕的,自己曾经也是北方大学有点名气的教授,没有想到,这么快就结束了董事长的岁月。杜子明不断在床上翻身,自己从董事长到总经理,现在连董事的身份都没有了,这才是自己在课堂讲的,这是真正的商业,一朝天子一朝臣。
杜子明长叹一声,窗外的风吼叫着,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打工者,一旦哪一天王刚把自己炒了,自己的理想抱负就全落空了?
冷霜月趴在阳台上,望着漆黑的夜空,一片茫然。也好久没有看到自己的父亲了,父亲最近听说身体不好,很多事情从来不让母亲过问,一个人天天在外忙碌。冷霜月突然害怕起来,父亲在外面万一遭遇王刚这样的丑事怎么办?冷霜月的脑子不断地转,这里面总有点蹊跷。
想起王刚刚到湖岛的一幕幕,他下车的样子让人觉得好笑:有些发胖的王刚,怀里夹着一个硕大锃亮的皮包,大背头油光锃亮,大老板一般都这造型。冷霜月还发现,宋如月迅速将视线从王刚身上移开,一脸的疙瘩,宋如月眼睛的余光中有一丝厌恶,记得一次吃饭的时候,宋如月自言自语地说自己最讨厌脸上长满肉疙瘩的男人,这种男人脾气暴躁如牛,行事冲动鲁莽。
在湖岛大世界这个湖岛县唯一有点档次的酒店,宋如月摆下酒席,为王刚接风洗尘。嗜酒如命的王刚在席间来者不拒,很快就喝得钻了桌子底。宋如月吩咐把王刚扶到客房休息,不到二十分钟,一大帮人拥到王刚休息的房间,冷霜月两眼发呆。
合同就这样签了?冷霜月觉得很是奇怪,王刚难道就真的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,还很潇洒地在股权转让合同上签字了?冷霜月隐隐约约听老师杜子明提起过,王刚以前可是一个越战的英雄,商场可不是战场,难道王刚还另有隐情?看王刚的样子不会是个善茬儿。而一直雄心万丈的杜子明被踢出了董事会,岛泉酒业能起死回生?冷霜月有种不祥的预感,岛泉酒业的迷局才刚刚开始。
分享按钮
相关标签:

评论 0条评论

期待你的神评论~
剩余200

全部评论(0
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~

    点击加载更多

    删除操作

    确认删除此条评论?
    删除
    取消